曹素英小姐抄來的一首詩

你蒼勁的字跡
你豪邁的言辭
刻滿我青春的記憶
我的消沉,有了衷誠的鼓勵,我的堅持,有了不倦的扶持
你的信,會為我送走一個又一個不眠的黑夜。
你的信,仍伴我迎來一個又一個的黎明。

素英 [CHRIS] 小姐 的手筆 --
Tso_letter.jpg

我在中學結束的那一年,開始和一個筆友通訊,暫時還記不清楚怎樣開始和曹素英 [CHRIS] 小姐通訊的。在一九七一年到一九七二年之間,我們寫了十多封的信,全用英文的。不過當她踏上十一年班的時候,她就沒有再跟我寫信了。她是我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的筆友,所以值得記下來。說來有趣,三十年之後,我意然搬到美國來,還竟然來到東岸,離紐約只有兩個小時的車程。她住在 Elddrige St.。不過那是一個 Apartment,三十年後當然面目全非呢。

左上角的一首新詩,她曾經抄在信上,問我英文甚麼意思。十一年班是 JUNIOR,美國男女孩子初登浪漫之情,素英 小姐自然也有這個「煩惱」〈我們又何嘗不是呢?〉。所謂少女情懷總是詩,但三十多年前的我,只是個傻小子,沒有生活的智慧為素英姑娘解答感情上的煩惱,也沒有這種英文程度去翻譯這詩。留居美國十多年,但英文水準及並沒有怎麼顯著進步,不過也無妨一試。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晚

Your writing mature and vigorous
Your speech bold and generous
Carving each of my youthful memories
My despondent moment now getting a sincere cheer
My persistence resting in its bolster unweary and clear
Your letter sending away my dark and sleepless nights one after one
Your letter taking me again and again to the next morning gloria
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晚